相关文章

安徽援建三余载松潘古城着新装

来源网址:http://www.ahgsqz.com/

编者按:年后的第一场雨,对松潘来说,好比在干裂的嘴唇上抹了一点水。这个位于青藏高原一角的高原,即便在5月也显得干燥、寒冷。从飞机上俯瞰,铁黑的山脊上散落着白皑皑的冻雪。大部分植被在这里无法成活,除了漫山遍野的沙棘树林。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一场8.0级特大地震席卷而来,无异于给这座高原古城铺上了一层霜。

松潘人民苦难之际,远在千里之外的安徽人伸出了援手。3年时光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山间筑起的新路、横跨岷江的大桥、焕然一新的新县城。4月下旬,本报特派记者重访松潘,见证这座高原古城的“涅槃”之路。

新松潘建起一栋栋“别墅”

“感谢、感谢。”藏族农民除戈就只会重复这句话,站在一旁的牧场村村委会治保主任罗周充当了翻译。全村71户人,全是藏族牧民,曾经他们生活在山间,随着牛羊游走在云端里。

3年前的地震,除戈仍然记忆犹新,“我在蒙古包里坐着干活,突然天旋地转,跑到帐篷外面,看到的全是烟,空气里面好像有股炸药味。牦牛全都聚在一起,后来又‘轰’地跑开了。”

除戈家原来有200头牦牛,地震后只剩下不到100头,万幸的是家里没有人受伤。震后整个松潘县物资紧缺,安徽援建很快为他家送来清油、棉被,以及在松潘很难买到的蔬菜。

除戈想在山下拥有一座房子,如今他的愿望实现了,援建队修葺新河道让牧民定居成为可能。村里的人再也不用担心,激流的河水会冲出河道淹没民房。

这里百姓喜欢把援建队为他们建起的房子比作“别墅”,因为房屋面积动辄四五百平米,比以前住的蒙古包大多了。在这里,每家每户把写满经文的彩带悬在绳上,除戈说,蓝色的彩带代表蓝天,红色代表太阳。得知我们是安徽媒体,他特意从家中拿出一条红蓝相间的哈达,一一为我们戴上。

“风经”追随安徽人的足迹

泽足是牧场村的兽医,精通汉文,和已经年迈的除戈不同,虽然在山下有了稳定的定居点,他仍放不下藏族延续几千年的游牧生活。

泽足的新家是一幢两层小楼,走进去就像进了蒙古包,华丽的藏族图案从地板蔓延到墙壁。“家里通了自来水,有线电视,安逸得很!”和村里的许多人一样,他的家庭成员一部分在山下看家,另一部分依旧在山上放牧,一年四季,周而复始。

这种放牧生活并不是朝出夕归,而是在山上一待就是大半年。为了让当地百姓过上更好的放牧生活,援建人员为当地人发放了新式帐篷。这种帐篷更透气,配有太阳能卫星电视,无论“漂”到哪里,都能收到城里的频道。

酥油和牛奶是藏民最喜爱的食品,泽足说,过去他们用手工将酥油和牛奶分离,一桶牛奶得忙活大半天。灾后重建时,安徽援建队为每家每户都发放了奶油分离器,以前5小时的工序,现在半个小时就能完成。

在居民家的后院,在半山腰上,随处可见飘摇如云的彩带。泽足说这是“风经”,每条彩带上都写满经文,风吹过时,彩带就吧嗒吧嗒地响动,仿佛述说着祝福的言语。他说,援建队伍走到哪里,当地百姓就将“风经”挂在哪里,为安徽援建队祈福。

松潘娃儿享受大学条件

松潘日长夜短,即便是傍晚时分,岷江尽头的夕阳也迟迟不肯落下。从山腰俯瞰松潘新城,一座羌式建筑的玻璃照得人睁不开眼,那便是新松潘中学。

如果想用相机拍下这个建筑,需要站到500米外的高山上,据介绍,新松潘中学能容纳500名中学生同时上课,住宿床位多达2500个,学校的中心就是一个标准足球场。安徽科大恒星公司工作人员黄学虎负责给每间教室装上智能电子屏幕,“今后每一个松潘的娃儿,都能在这里享受到大学的硬件条件。”

松潘医院和松潘中学仅隔一条岷江,刚进大门便听到藏族院长陈晓燕银铃般的声音:“知道你们要来,就早点搬迁啦,正好你们可以报道一下。”原来这几天她们正张罗着搬进新医院,由于天气原因耽搁了。

陈晓燕说,新松潘医院比老医院大了近三分之一,能够容纳更多病人就医。唯一让她头疼的是,安徽援建队送来了新的仪器,CT、彩超仪、半自动升华仪都是目前国内顶尖的仪器,“可我们医院的医生还不会用呢”。

站在一旁的援建办工作人员当即表态,5月初就联系仪器的生产厂家,不仅让医院硬件到位,软件也要到位。

新松潘像一片沙棘树叶

鲁厚忠是安徽省测绘局综合计划处副处长,今年58岁。安徽援建办指挥队里,当属他的资格最老。“单位想招年轻人,我自告奋勇非要来,呵呵。”3年磨砺,老鲁偶尔还能冒几句正宗川话。

一座城市的建设,测绘在最前头。如今的松潘测绘地图,就出自老鲁之手,他笑言自己是松潘3年“大建设”的见证人。

2008年年末,鲁厚忠负责完成松潘初期测绘工作。县里没有任何测绘数据,一切得从头开始。虽然有心理准备,老鲁还是吃了不少苦头,刚来的时候是冬天,空气含氧量低,气温长期零下20多度,他带着测绘队员在半山腰上工作,一干50多天。在老鲁办公室,记者见到一张未来的松潘地图,里面拥有不少安徽元素:江淮路、松安广场、安徽大道……这是他的成果,也是安徽人在这片土地奉献的见证。

鲁厚忠特别喜欢松潘特产的一种饮料——沙棘汁。“松潘海拔高,气候恶劣,很多植物根本无法生存,除了沙棘树……我刚来的时候,见到这里漫山遍野的沙棘树,到了冬天也不掉叶子。”在老鲁看来,地图上的松潘新城就像一片沙棘树叶,就像松潘人民的坚韧,就像安徽援建的坚持。

3年援建,让松潘县城有着太多变化。俯瞰新城,援建者眼中有着太多不舍,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采访过程中,援建办副主任高光权即兴作了一首诗:源源岷江水,浩浩入皖江,援建三余载,鬓发染成霜,高楼平地起,古城着新装,蓝图手中现,皖松情谊长。

本报特派记者 韩畅 文/摄

新松潘中学